为了躲年会,编辑部打算集体辞职


说到中国式年会,浮现在你脑中的是什么画面?挂着红配绿横幅的饭店,性别歧视的广告语、恶俗的员工游戏,还有老板(们)接近三个小时无意义的演讲。这一切像是一场没有新郎和新娘的贫困县婚礼。


此首背景配乐让人自带脑补一个县级电视台主播中年男人的浑厚,他的声音因为经常承揽婚礼和丧事而变得慈祥。

“今夜 星光璀璨” “我们在此欢聚一堂” “共同展望灿烂千阳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充满曙光的康庄大道” “此时请允许我欢迎人体特异功能大师康阳莅临现场总结本年度以及开启新的篇章,大家鼓掌欢迎!”


这首歌是编辑部实习生简杉在整理今年年会资料的时,在一个叫作“CEO发言”的文件里发现的。


简杉在他爷爷的老年俱乐部活动事曾听见这首歌三次,当时的他是崩溃的,嘴里泛起一股被75岁以上老妪强吻才有苦涩。


和所有大学刚毕业的年轻人一样,简杉对这个社会总是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比如大学毕业就能在CBD租一个有落地窗的高级公寓,他能在30岁之前年薪百万,公路商店的年会很酷。


他以为公路商店的年会是这样


或者是这样


理想总是无法战胜现实,尤其是在年会那一天。


在这一天,讲究的男同事会穿着利郎男士商务西装,扣子绝对不会系,露出大“H”的皮带扣,和被肚腩撑得鼓鼓的衬衫。趁着酒意对一起拍照的女同事上下其手。

 

那些年近半百的女同事则会露出少女般娇羞的呢喃。平日里不化妆的她们会在脸上铺上所有能美白的粉末,涂上厚重的洒红和口红,穿着开叉开到腋窝的旗袍,露出奥林匹克公园东门门口立柱一样粗壮的双腿。


公司的设计师会在这一天把所有关于美学的理论扔在一旁,简单粗暴地用红金配这个万年不变的套路设计出了一张又一张春联一样的海报。

西红柿炒蛋


年会已经成为没有KPI年轻人最讨厌的群体活动之一,越来越多的人无法忍受尬聊尬酒尬搭话的年会,以及作为背景乐,无处不在的那首杨培安的《我相信》。

如果你妈打电话过来,听见你在开年会,她一定会教育你好好听老板讲话,毕竟年三十会继承年会的精神


把所有人聚集起来唯一的正当理由就是年终奖。抽个大奖,搬点硬货回家,成了大家坚持下去的动力,但真正的大奖往往与你无缘。


老木在来公路商店之前在一家文化产业工作,他顺利地抽到了那年的一等奖——飘柔丝质润滑洗发水套装。


奖品寒不寒酸是次要的,我把老木脑袋照片放出来大家感受一下:

我变秃了,也变得更强(老木不是gay,要约的后台)

在闲鱼上,但凡卖不出去的东西,或者A货假货,四五六手成品伪装成9.9成新的东西,都会标记上“年会奖品”的标签。这个标签是万能的,它表示你可以降低对它的功能品质的期待,就像你在等待抽奖的时候,面对CEO口若悬河时表现出来的耐心一样。


于是,很多人宁可去加班也想要避开年会。然而,平日里看到你加班脸会像菊花般绽放的老总却会告诉你说,再急的工作也可以放一放,什么工作也没有年会重要。


这是一个神奇的日子,你永远不知道它对老板来说意味着什么。虽然没有固定的日期,但是一旦进入年会季,大小公司中层以上的管理者就会分泌大量的多巴胺,被身体的本能驱使着,进入异常兴奋的状态。


没人知道为什么那些明明品味都还不错,性格鲜明的新兴产业的老板,一涉及到年会的问题上,所有人都统一了审美,low成一个三线的二人转导演。


今年公司业绩怎么样,不在乎是不是赔钱,有没有有年终奖,发不发的出工资,这些都不重要。哪怕明天公司就破产,今天也要开上一场体面的年会。


对年终老板来说,成功的定义有两个——搞一次体面地团建和办一场人人开心的年会。开源节流是少花钱最动听的说法,至于企业文化,公司最缺什么,那什么就是企业文化。

水水的公司就办了一场既节省又能展现企业文化的教科书般的年会。她老板找了租了一个新开业打折的轰趴馆,自带了酒水,肉和食材,借用轰趴馆的涮锅吃了一顿聚餐,加上奖品和奖金,一家30多人的公司一共花了不到五千块钱。

轮到老总讲话时,提到第二年产能要突破两个亿的时候,水水清楚的看见了轰趴点老板嘴角露出了轻蔑的微笑,这微笑她现在回忆起来还感到尴尬


而对于老板圈来说来说,有没有表演节目则是画龙点睛的那一笔。没有员工表演低俗节目的企业老板就像酒精过敏的脏朋克,永远生活在鄙视链的最底层。


有钱的公司会找AV女友来助兴,可是他们认识的人只有郭德纲相声里的那几个。


除去已经去世的武藤兰和饭岛爱,还在人世的几位基本都被中国企业请了个遍。波多野结衣和苍井空年前在中国的走穴数量比整个德云社还要多。


苍老师结婚,和中国程序员们的审美疲劳有很大关系

泷泽萝拉的鼻孔对宇航员来说是一个黑洞


那些狼性企业的老板对年会的表演有着全然不同的理解,在某金融公司实习过的小吕表示,她无法理解为什么平日里慈眉善目的老板一到年会就“狼性”大发,公司的年会俨然成为一场大型的字母圈派对,虽然里面不少人绑鞋带都绑不结实。

小吕为了年会,特地练习了三个月的空手道,结果和她分到一组的是老板的女儿


性癖好正常老板们热衷于让员工表演一些正常的节目,舞台也租了,空着也是空着,请演员来又太贵,让员工自己准备节目正合适。对谢了顶的中年领导来说,年会少不了的是热舞,跳得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女员工能露大腿,也不在乎腿是粗是细,是弯是直,反正就是露的越多越好。


每年的节目和春晚一样是要蹭热点的,《nobody》火的时候跳nobody、《江南style》火的时候跳江南style,去年有八成的企业跳了PPAP和极乐净土。

肥宅小王看了两年公司的宅舞之后脱离了二次元,他说每次一看动画,脑子里就会浮现出年会宅舞那些小肚腩上下抖动的场景


今年不出意外,一定会有一群穿着红色紧身裤,波波鞋的伴着“c哩c哩”跳社会摇。

 

还会有个普通话不太过关的小伙子要来一段背了一周的freestyle,其中有超过一半的时间都在重复喊“我说公司你说牛逼~公司!牛逼!”。

不知道今年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后,还会不会有人学习那位向韩国人学习黑人文化,dab dab闻闻腋下的黑怕王宝强


那些创业阶段的领导总是会许诺说,等明年年会要出国过,但是五年过去了,你最接近外国的一次还是在望京的狗肉馆子里,据说老板娘是个来自北朝鲜的脱北者。


公路商店的CEO康阳跟我们承诺,那些傻x互联网公司的年会Low爆了,公路商店的年会不会请女优,没人扇巴掌,没人尬舞,他也懒得准备超过十分钟以上的讲话。伴奏不会出现中式嘻哈,更不会有民谣。

 

就在我们心满意足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叫住了我:“对了老梅,你跟老公和小白说一下,这两天抓紧学学手语,年会时带着大家唱一首《感恩的心》。”


最后是公路商店去年年会的场景,大家感受一下。没错这是我们办公室,馆子都下不起的。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